财经记者访谈录2018⑩|董亮:记者就是搬运工


山大南路27号》

创办人、总编辑:周树雨

投稿邮箱:shuyu365@163.com


董亮

Dong  Liang


北京商报社证券机构新闻部主编 兼任 北京商报上市公司周刊主编

2015年被评为北京商报社年度优秀员工;

2016年度被评为北京商报社年度优秀员工; 

2017年荣获北京商报社突出贡献奖。


大学与求职

Q1

山大南路27号:您在大学期间的专业是新闻学吗?您为什么会选择从事新闻这个行业?

董亮我在大学里面学的是传播学,倒不是新闻学。因为当时学科还没有像现在这么细分,我们还没有专门的新闻学。学习内容的话,就是新闻与写作之类,大体上包括《社会学》和《传播学概论》之类的科目,专业方向大体是相同的。我当初选择这个行业也是因为我自己本身对这个比较感兴趣。我高中的时候是学文科的,然后上大学之后选择的就是传播学这种比较偏文科性质的专业,而且自己本身也比较喜欢写作。然后关于财经这块,因为我从高中之后就一直在关注股市、股票相关的东西,自己也有操作,所以说对这块特别感兴趣。这也算是后来一直在从事这方面的一个积淀吧。

Q2

山大南路27号:大学期间有接触过校园媒体吗?您认为校园媒体的经历能给有志参与新闻工作的学生带来什么影响?

董亮大学期间有接触过校园媒体。毕竟是搞新闻的嘛,上学那会儿也是比较积极地参与了一些校园活动,比如校报、通讯员之类的,能参与的都会参与进去。以后你们要想从事新闻工作的话,这些校园媒体肯定是有积极影响的。毕竟它就相当于从简单开始的一个历练。虽然说它和正式的传统媒体的新闻工作有很大的不同,但是它毕竟能给你带来一些提高。比如说你的新闻意识,以及一些新闻的框架练习,还有你对于传统新闻知识的运用能力,还能够提升你采访的勇气和技巧。如果你们每天只是学习理论知识,没有到实践中去运用它,也是没有办法掌握的。所以说校园媒体其实是有好处的。

Q3

山大南路27号:作为一名财经记者,既要有采写编评的基本技能,又需一定的经济素养。您在从业之初是否感到过专业知识方面的欠缺,您是如何克服的?有侧重吗?

董亮财经记者确实要比一般的时政记者等类别的记者更为专业一些。毕竟作为一个财经记者,你不光要有写作技巧和写作知识,还需要有特别敏感、特别专业的财经知识,而这方面的积累就在于自己。现在可能有《经济新闻研究》等课程,会去做专门的财经知识方面的培养。但是整体而言,从专业角度来说,从事记者的可能更多是偏向于文科类学生。财经对于他们可能是一个比较陌生的领域,这就需要自己去拓展知识面。其实一开始我对财经也是一窍不通,虽然说我从高中开始就陆续在做股票,对上市公司有一些基本的了解,但是这也仅仅是一些基本的知识。到我正式入职之后,刚刚在《北京商报》开始工作,也同样发现了自己专业知识上的许多欠缺。


不管是什么记者,在专业知识方面一定是欠缺的。因为记者每天要追求最新的报道,要去追求最新的新闻热点。其中一定有自己所不擅长的东西,这就需要记者每天都在学习,每天也都必须去学习。但记者其实就是一个搬运工,把一些最新的新闻事实,去用大众的话翻译给大家听是记者要做的。所以说发现自己有知识方面的欠缺是很正常的,包括我现在每天也都可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


要克服的话,其实也简单。每天要做的就是一点一滴各方面的积累。对于一个不懂的事物或者概念,就应该马上去查资料。现在网络技术这么发达,不明白的地方就可以去查资料,先对它有个大概的一个了解。了解一个新生的事物,那么首先要了解这个新生事物的概念是什么。等对它有个大概的了解之后,所要去做的是什么?记者就是采访,那么所要做的就是去采访相关领域的专家。毕竟网络上检索到的很多东西都不一定专业。打个比方,我遇到了一个新的名词,比如前段时间比较火的一个词——基因编辑婴儿。这个词我不懂,大家谁都不懂,新出的一个很专业的词。那么我大概了解了之后就要去采访相关的专家。例如可以去采访基因编辑领域的医生、教授、学者……只有他们给你普及了之后,你才能转化成自己的东西,然后再去普及给读者。所以说我觉得做记者其实不难,因为记者不需要自己懂。当记者面临新问题的时候,所需要做的就是去采访,去向特别专业的人请教、学习,让他们来帮你解答。然后再把自己所明白的东西用很通俗的话翻译给读者,这就够了。

Q4

山大南路27号: 您在工作之初是否面临过困顿或者忧虑?您又是如何克服的呢?

董亮大家刚工作之初肯定是会有共同的焦虑的。还是以记者来说,记者每天要报选题,刚刚开始就很容易找不到选题。而你的同事每天都在报选题,大家每天都在写稿子,你却不知道从何下手,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是选题、怎么报选题。或者说你每天报了选题却写不了;或者说编辑给你安排了一个选题,但是你发现你操作不了;或者你写出来的稿子和别人的稿子存在着很大的差异。总之肯定会有忧虑,所有的工作刚开始一定是会遇到问题的。那怎么去克服就是看个人了,而说白了就是主观能动性。所有东西只要你自己愿意去克服它,你一定就能克服它。比如说我刚开始做稿子的时候,我就完全是在靠自己。可能做实习生还会有人带你,但是人家也没有义务一定要带你。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自己努不努力。比如我们每天要求十一点报选题,那么你刚来的时候,肯定不能和人家说:我不懂事,我能力没有那么强。你可以早上七点起来找选题,所谓的笨鸟先飞嘛。具体怎么克服?自己用心去把这个事情做好。你自己如果都不焦虑的话,别人肯定更不会为你而焦虑了。

Q5

山大南路27号:您在毕业之后经历了哪些实习和工作呢?为什么最后选择做财经新闻,选择就职于《北京商报》?

董亮我大四的时候基本没课,就算是提前一年毕业了吧,然后就开始实习。在《中华工商时报》北京总部和云南记者站都实习过。当时主要是写一些民营企业的报道,大概实习了一年左右,大四毕业后选择回到北京这边找工作,毕竟家在山西嘛,最后进入了《北京商报》。当时是两家媒体选一家,《北京青年报》也给了我offer,但是后来我还是决定选择《北京商报》。因为《北京青年报》主要是偏向于社会类、民生类的新闻,我个人对这些方面不是特别感兴趣,而对财经方面一直有关注,就到《北京商报》做财经新闻。


《北京商报》工作经历

Q1

山大南路27号:在您的记者生涯里,有没有一些令您遗憾或者令您非常自豪的报道,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报道的经历吗?

董亮还真是没有什么特别遗憾的,但也不能说有非常自豪的,就有一些特别印象深刻的报道。比如我刚去《北京商报》一年左右的时候,还是实习记者的身份。当时每天找不着选题很焦虑,老是想出几篇重磅的消息。经常会提前一天去找选题,而别的同事在第二天才开始找选题。


当时就发现了一家名叫湖北金环的上市公司,现在可能改名京汉股份了,有一则公告。当时我就自己去深挖,无意中发现了一条新闻线索。然后看到有网友在网上说这个事情,大概的意思是湖北金环这个上市公司要出售,然后它和一个叫京汉置业的乙方完成了一个欠款的诉讼。上市公司欠款其实是很正常的一个东西,但是我无意间看到一个网友评论说这个事情可能并不这么简单。然后我就查各种资料,进行调查,后来发现这个背后很可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的一个财务技巧,说白了就是它的借款方京汉置业很可能通过这种方式来完成借壳。第二天我就报了这个选题,然后用心地写了差不多一下午的时间,写了一篇有关湖北金环借壳重组的文章,质疑它重组借款背后是有更大的阴谋。写完之后的影响也特别得好。大家都知道上市公司每天都会发一些公告,第二天这个公司用公告的形式回应了我写的这篇文章,做了澄清报道。对一个记者而言,其实很自豪的事情就是文章受到特别强烈的关注。全国的股民每天都要看这些上市公司的公告,那么这家上市公司回应你了,你肯定会特别自豪。而且它的回应其实是苍白无力的,在避重就轻。那这时候就需要作为一个记者的执着,无论是作为财经记者还是普通的记者,你都要执着。因为我对我自己的观点是有信心的,那么即便是对方澄清了,我还要再接着做。这个热点是你一手创造的,那么你就要继续把这个热点追下去,如果你不追的话,很可能其他媒体就会使用,所以说我又陆续写了五六篇关于湖北金环借壳的报道。当时报社每个月都会评选月刊好稿,我的报道也被评选为一等好稿。这对自己其实是很大的一个鼓励,发现自己的新闻价值被认同,是一种学以致用的感觉。好比一个科学家完成了一项重大的科学研究。对于记者而言,尤其是财经记者,你所做的报道被公司还有监管层关注并回应是很受鼓舞的事情。有的时候我们的很多报道会被证监会、上交所、深交所、金融委拿走。他们拿这个报道出来之后会对上市企业、上市公司这些经济体做正面的宣传。他们会在官网发布澄清公告说他们关注到了《北京商报》的报道并做出解释。


我们做财经新闻,更多的是善意地监督,提醒上市公司。媒体有监督的义务,公司运作不规范,我们就要告诉你,怎么去规范、怎么去治理,这是媒体的一个义务。

Q2

山大南路27号:和一般新闻相比,财经新闻的报道有什么不同?应该注意些什么?一篇完整的经济新闻报道产生的流程是怎么样的呢?

董亮经济新闻的产生,真的是源于每天的生活。经济新闻的确很热,如果你想产出的话,那么你首先每天要关注它。我带我们报社的实习生,可能刚来一个月都不让他们写稿,就是每天看新闻,每天要总结出来十个热点财经新闻。要去看专业的财经网站,它们每天推的热点是什么。对于股市热点,上交所热点,深交所、证监会热点,心里要有个大概的框架。比方说最近华为的孟晚舟被逮捕了,那么就要想到她对财经新闻可能有什么影响?就是说你的知识面一定要丰富,发现彼此之间的联系。记者,尤其是财经记者的知识面一定要丰富。任何事情都和财经息息相关,还是拿孟晚舟的这个事情,这其实是一个政治事件,但是实际上它对经济、股市都有很多的影响。不论对A股市场、华为的供应商,都有相关的主题,只要你熟悉了之后就会第一时间想到。


经济新闻产出有两个源头,一个就是大众播放的热点。比如说一个大众热点事情出来之后,社会上都在发酵,那么你肯定第一时间就要去追进。你要去想这个事情怎么跟我的财经领域挂钩呢?比如华为有供应商,那么就可以想到它的A股供应商有哪些?还有华为主打的是5G概念股,就可以想到它的表现会不会受影响?按照这样的思路,整个联系就都出来了。还有一方面是上市公司的一些公告。上市公司一般每天上午都会发一些公告,比如三千多家上市公司每天会发三千多份的公告。我们的记者每一份都一定会看的。看完所有的公告之后我们觉得有问题、有影响力、有新闻性的,就会第一时间把这个公告拿出来去做、去包装、去深入地研究。


然后写新闻就是基于事实,写事实报导,做完事实调查之后再加公司采访。比如大家现在都在做疏困基金这个事情,政府出资帮助民营企业,包括上市、民企,进行大股东疏困。昨天晚上贵州百灵发布了一个实际控制人的新闻,具体是它将获得华创证券多少亿的一个资金支持。这就是一个很切合热点的事情。如果要做这个新闻,我们就把这个新闻事件拿出来,先把这个事情先摆上,贵州百灵实控人获得了什么补助以及资金支持,这是新闻事实。之后你要做的是什么呢?加背景。我为什么觉得这个事情值得写?那就是最近许多大股东的民营企业都遭遇了大股东股权滞压的危机风险。那么政府呢?各地政府在积极出手帮助这些企业化解风险。比如说山东可能也有政府出力了,成立了政府的数控基金,把这些背景加上去,文章可读性就很强了。然后再采访专家为什么这么做,这么做对上市公司有什么影响。专家可能跟你说这样能帮助上市公司缓解尴尬股权比例支架的风险。


做新闻的一定是采谁写谁,就是说你要报道谁一定要去采访人家。因为新闻一定是客观公正的,你要给人家一个发声的机会。如果只是单纯地去描述的话,很可能会片面。那么这个时候,你肯定要去采访人家,除了采访专家,一定要去采访你要报道的企业。那么你要给人家打电话,比如说贵州百灵,我给人家打电话:我们是《北京商报》的,对你们什么事情进行一个采访。你要知道对方对这个事件是如何回应的,即便是人家不回,你的文章中也一定要写上,留住你的采访痕迹,来说明你对人家采访过了。这是对人家企业的一个尊重,也是新闻客观要求的一个基本原则。

Q3

山大南路27号:大数据时代,获取财经新闻的渠道越来越多。而您所关注的股市对数据的准确性要求也非常的高,那么能透露一下您常用的信息渠道吗?您如何保证所获得数据的准确性呢?

董亮财经新闻的数据是特别重要的,尤其我们这边偏向于上市公司。我主要负责的领域都是上市公司的稿子,数据是非常敏感的。比如一家上市公司去年盈利了十个亿,结果你写成盈利一个亿,或者盈利的事实被写成现在亏损十个亿,就是出现了严重的事实错误。一般的新闻报可能影响稍微小一点,但我们影响力很大,直接影响的就是公司的股价。比如人家盈利十个亿写成一个亿,第二天公司股价跌停了,你要负很大的责任。所以说我们不允许数据出错。然后怎么保证获得数据的准确性呢?我这边的记者都是我从一开始亲手带出来的,他们在新闻里面使用的所有数据,就一定要找到最原始的公告,就是最原始的出处。比方说,一个上市公司2018年上半年盈利了一个亿。那么这一个亿,它一定是上市公司自己发公告说的,我一定要找到最原始的数字才敢用。如果说别的媒体报道了说这个公司盈利一个亿,我就不敢用。因为我直接复制粘贴其他媒体的报道太不负责。人家出了问题,是我自己负责。如果能找到原始的数据,即便是他自己写错了跟我也没有关系。

Q4

山大南路27号:现如今电子商务盛行,大数据在财经报道中的运用也越来越广泛,您在报道财经新闻时,是否遇到过自己不擅长的领域,又是怎样克服的呢?

董亮自己经常会遇到不擅长的领域。怎么克服还是那个问题,就是找专家。你不懂的话,你就问别人。说白了记者是干什么的,记者不就是多问多学嘛。而说到专家,就要扩大自己的交际圈。记者不能每天呆在家里面,而是需要出去跑各种各样的会,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增长见识、交换名片、扩展人脉。可能某一个领域的专家,你某天就可能采访人家。

Q5

山大南路27号:可能在一般人的印象中财经是理性而冰冷的,新闻却是一个需要人文关怀和大众传播的工种,那两者结合起来的财经新闻如何做到深入浅出,既能够使受众明白,又能不失财经与新闻的专业性?是否冲突呢?

董亮其实我没有觉得财经新闻是一个特别冰冷的东西,它肯定是理性的,但并不是冰冷的。财经新闻可以做得特别大众化,虽然说它是特别窄的一个领域,但热度实际是很高的,比如说乐视网的贾跃亭;FF法拉利的未来;还有恒大间的争执……这些事情其实都是很好的财经新闻。比如有专门写贾跃亭起起伏伏的文章,从乐视网出现危机,再到贾跃亭出去,如果把它写成这种形式的话,就可以加一些贾跃亭背景,用这种常规化的叙述表示出来。这其实是一篇财经新闻,而且毫无违和感,也是一篇特别好的人文报道。


还有就是你需要把财经新闻做得让人比较容易理解,这就是所谓的人文关怀。还是举乐视网的例子,比如说我们要写一篇评论乐视网的新闻报道,有关乐视网遭遇困局。这样写出来的文章相对来说确实冰冷了一点。那么我可以在表述上面做些改动:比如“乐视网——昔日贵族的陨落”,头顶什么标签,比如“成立几年就一跃成为了上市公司的一员”。文章能否吸引人是你的表述问题。

Q6

山大南路27号:作为《北京商报》财经部的主任,您平时具体的工作内容和工作流程是怎么样的?

董亮我现在的工作内容主要是审稿和选题筛选。因为现在媒体行业都改版了,所有的传统媒体都在转型,我们也在进行融媒体改革。我的工作流程基本就是早七晚十二,因为记者没有固定的休息时间,也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什么时候出新闻,什么时候出消息我们就什么时候写。

Q7

山大南路27号:您认为应该如何把握经济新闻的敏感性?在选题时,您会着重关注什么样的选题呢?

董亮经济新闻的敏感性就是你平常要多看。因为新闻这个东西,一天不看你的敏感性就差了很多,你每天要看很多财经新闻的领域,比如东方财富、新浪财经、搜狐财经之类的栏目。跑经济领域这块,那么就每天要看与它相关的东西。你要去看看别人每天都在关注什么东西,大家把什么经济新闻当成了最敏感的东西。你看得多了,那么自然而然地就会明白什么东西是热点、关注什么重点、关注什么选题。这个其实很简单,什么热关注什么,大家做新闻都是这样。你不能认为你是蹭热度,热的东西一定要去关注它,如果你不关注它的话,你可能就遗漏了重要的内容。为什么别的报道做了而你不做?这就说明你的新闻敏感性和专业性有待加强。

Q8

山大南路27号:许多记者在职场中会遇到自己的瓶颈期,您在工作中有过这样的经历吗?是怎样克服的呢?

董亮就我个人而言,我确实没有遇到什么瓶颈期。因为我在《北京商报》的工作确实算是比较顺利,到现在为止一共工作了四五年。先当了两三年记者,就开始当主编和执行主编,就这样一路往上走。对于每个人,每个职场人来说确实会遇到瓶颈期,这个是肯定的,怎么克服那就要看你自己的选择,你觉得这个工作不适合你,或者我确实不适合这个工作,那么你可能需要换一个平台,换一个工作方向或者工作内容。如果你觉得这份工作适合你自己,那么遇到瓶颈期了,就应该自己去争取拓展。如果你自己说,遇到瓶颈期了,那就要审视自己,是不是由于你自己的能力不够了,或者你自己的能力达到上线了,没有更大的一个平台了,那么你应该是拓展一下自己。把自己拓展得更强壮一点,更有实力一些,这样就能够走得更远一些。

Q9

山大南路27号:你觉得自己在进入《北京商报》工作前后,发生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哪些方面得到了显著增长?

董亮我在《北京商报》最大的变化主要还是新闻面的一个严谨性。刚开始做记者每天都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关注的东西也很窄,就那么一点点。但是后续随着自己工作经历的增加、职位的变迁,你的工作内容就会丰富起来,你所关注的东西也会丰富起来。刚开始的时候,工作内容可能就是写一篇稿子,我以前每天不写稿子的话是报选题、做检查之类的。现在我主要把控我们这边上市公司所有的新闻,一天看三四十篇新闻报道掌握新闻内容方向,看看大家都关注什么,我今天的热点是什么,这个就是我每天要关注的事情。最大的成长可能是我的事业的确拓展了很多,我的新闻敏感性也增长了很多。

Q10

山大南路27号:在当下新媒体盛行的背景下,《北京商报》在新闻生产、报道呈现等各方面有没有为了适应当下媒体环境做些什么?

董亮对于当前背景下盛行的新媒体,我们都叫融媒体。我们报社也是在进行融媒体的改革,改革变化很明显。因为大家都要遵循经济形势,传统媒体大家都说什么冬天啊、消亡啊之类的,所以整个行业都在整合。我们现在主要在做的事情是将《北京商报》从刻板简单的报纸印象中做出改变,像上市公司的版面一天可能最多就上三篇稿子,那么这一天可能又出了十个重要的新闻,而我们只能操作三个新闻,我们也只能选择其中的三个去做。从去年开始我们就开始在改革了,就是为了这个融媒体,现在变成了报纸和网上即时新闻的组合形式。报纸依然存在,但已经不是主要的了。那么多网站就做即时快线,一天即时快线是基本没有数量限制的,一天可以做十条、一百条甚至是一千条。这样我们就把所有的新闻都覆盖了,而且做得特别的及时。做报纸是有时效性的,今天早上写了新闻,晚上做晚间报道需要一天的时间。而即时新闻不用,现在写立马发,一小时一分钟的事。我们还在运营一个新媒体的平台,我们更大的新媒体项目也在运作。整个项目包括网上客户端、手机客户端,整个都是一个融媒体的运作模式。现在不光是我们《北京商报》,整个媒体界都是这么做的。

Q11

山大南路27号:我们注意到,《北京商报》每周一到周五出日刊,同时周二到周五每天还有七份周刊。如此密集的出刊下,您所在的部门又是如何安排新闻生产的呢?

董亮我每日的工作就是早上起来之后帮着定选题,有什么选题就安排记者去操作,然后给记者定方向。比如正常的上班要做报纸报导,为记者做报道定方向。稿子怎么写、写什么、写多大,这些都要给记者一个方向;然后记者写完稿子之后,我们差不多是十一点半报题;报完题之后,我要给记者定一个方向;等到下午两三点,我要去参加报社的见面会,就是要大家一块把当天上市公司的新闻以及我们做的准备告诉我们这边的编委,让他们去大概有个了解;见面会有什么变动再和记者沟通,没有的话记者就正常操作;记者操作完之后,差不多我们五点半六点的时候就把稿子都交到我这边,我就要去修改,之后把这些稿子全部都发稿到网上。网上发稿主要是我们北京商报网。然后最近我们在搞一个新媒体,弄完这些新闻后我再去弄新媒体。新媒体的运营专门有人负责,我也需要整体统筹。整体大概就这样的一个工作流程。

Q12

山大南路27号:《北京商报》日刊分为头版、政经、产经、商经等八个版块,十分齐全。那作为北京地区发行量最大的综合类经济报纸,《北京商报》在内容选择上有什么倾向吗? 

董亮做新闻就是要发现新闻的特殊点。比如联想牵手了美国的高通,这么重大的事情,大家都去做,这个时候你也要做,这件事本身就是热点,你不用规避热点。那么你要做的第二点就是探求为什么联想要牵手高通,他们各自的算盘是什么,这样的话你的稿子肯定更可读。


作品分析


《道道全食安危机后又曝光存环保问题 飘红业绩难掩黑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