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售】2018年最后一部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一吻跨年!

戳蓝字“DFC影城宝山店”关注我们哦!


2018年最后一部电影

“地球最后的夜晚”

2018年12月31日21:40分场次

影片结束恰好就是0点0分跨年那一刻

与最重要的人一起度过一个最有仪式感的夜晚,一吻两年 ❥(^_-)



《 地 球 最 后 的 夜 晚 》

2018|中国大陆|法国毕赣

汤唯|黄觉|张艾嘉|李鸿其|陈永忠

毕赣执导,汤唯黄觉张艾嘉李鸿其陈永忠共同出演的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将于12月31日全国上映。

影片讲述的是罗紘武(黄觉饰)因父亲离世再次回到贵州。12年前,好友白猫(李鸿其饰)被杀,罗紘武(黄觉饰)在追查凶手左宏元(陈永忠饰)的过程中,被凶手的情人万绮雯(汤唯饰)所利用。从此以后,这个神秘的女人构成了他所有的记忆、欲望、信念和梦魇,一段追寻之旅让他发现了被隐藏多年的秘密……

神秘女子万绮雯(汤唯饰)和罗紘武(黄觉饰)两人间纠葛的情感关系进一步曝光,通过不同角色之口揭秘了万绮雯的身份之谜,这个有着谜一样过往的女人还会不会相信爱情?痴情的罗紘武还会相信她吗?

影片中汤唯饰演的万绮雯一直是一个谜一样的存在,关于她的过往,身边的人唯一知道的信息是:她被卖到凯里后沉沦于现实,偷窃、诈骗,在社会大佬左宏元眼中她只不过是一件货物,和一张床没什么区别。但万绮雯还是试图给自己保留一丝体面,涂得猩红的指甲、烈焰红唇、满嘴谎言只是她的保护色,最初面对爱情时也是带着目的去接近,希望有人能带着她逃离左宏元的控制。然而,她的内心依然保存着一丝纯真,对爱情故事怀有执念,相信只要念出咒语爱人的房子就会旋转。这样一个隐藏自己故事的人还值得相信吗?

作为毕赣导演的第二部长片,影片拍摄地依然是在贵州凯里。温润潮湿的环境与暗涌的暧昧情愫完美交织,在毕赣导演的手中,凯里的环境成为烘托氛围的天然道具,不需要言语便将罗紘武与万绮雯的谜情展现无遗。


陈凯歌导演此前在观影后难掩对本片的喜爱,赞赏道:“不仅赞叹毕赣驾驭复杂结构的能力和个人风格,更惊异于他的视觉风姿。他的电影像李商隐的诗: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这支特辑曝光了全体角色的新片段,矿洞中面对万绮雯渐行渐远无动于衷的罗紘武,空无一人的影厅中面色凝重的社会大佬陈永忠,着火的房子、缓缓行进的火车,不停闪现的片段都将这段感情蒙上了一层迷雾。

想要逃离控制的万绮雯,沉默冷酷的罗紘武,嗜血的大佬陈永忠,三个人之间纠葛的感情关系初现端倪,危险又迷人的感情线索让人欲罢不能。

特辑中取景地崎岖的地形,老旧荒废的建筑,以及冬日的寒冷刺骨,种种困难层层叠加,让片中的60分钟3D长镜头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回忆起长镜头的拍摄历程,金马最佳音效奖得主李丹枫将电影比作战争,剧组比作军队,参与长镜头拍摄的两百多号人在同一时刻全员高度配合,共同完成了这个足以载入影史的创举。制作团队保持着极其乐观的创作热情,不断地探索,不断地失败再重来,只为找到更好的“世界末日”的拍摄方法。

不过,《地球最后的夜晚》并不是全程3D的,大约在剧情进展到100分钟左右的时候,罗纮武来到荡麦寻找万绮雯,在一家电影院坐下,掏出3D眼镜戴上,影片才开始打出片头字幕,提示观众戴上眼镜,与罗纮武一起进入这一段梦幻之旅。

从这里开始,就是那段注定会被载入华语电影史册的一小时3D长镜头。罗纮武进入了一个洞穴,并以这里为起点,在不同的场景和不同的记忆之间来来回回。


因为涉及到神秘女子、凶杀等元素,又有不少的城市夜景,影片带上了很浓厚的黑色电影气质,毕赣自己也说——

《地球最后的夜晚》应该是一部黑色电影,有点儿类似比利·怀尔德的《双重赔偿》。

显然,汤唯饰演的万绮雯就是那个充满危险又机具吸引力的蛇蝎女子。

不过,《地球最后的夜晚》的灵感更多还是来自于保罗·策兰在1952年出版的名为《罂粟和记忆》的诗集,毕赣是这么说的——

我的电影共分为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名为「罂粟」,第二个部分名为「回忆」。随后我对剧情展开解构,相互置换元素,将其从一个场景转移至另一个场景。这就是我构建影片的方式。

这样的手法打破了固有的电影语言和时间线,并在影像上将现实和梦境并置起来。而且,拍摄3D长镜头本身就是一件需要极大电影工业支持的事。

毕赣才29岁,在第二部长片就拥有这样的班底,除了自己本身的才华所致,在某种程度上或许也为华语电影中的作者电影开启了某种新的方向——明星和实力派演员的加盟,或许能让这些「作者性」风格极强的作品,拥有更多被大众接受的机会。

关于毕赣新片讨论的热度,应该会持续好一段时间。今日更新的戛纳电影节国际影评人综合评分表上,呈现出了亚洲电影大年的势态,前六名有四部亚洲影片,毕赣新片《地球最后的夜晚》则排在第六。


《地球最后的夜晚》在戛纳的「一种关注」单元放映完以后,获得了全场起立鼓掌三分钟的待遇——这是非常难得的。要知道,在戛纳看片的媒体和电影人们,要是不喜欢电影,大多数一点好脸色都不会给,不是直接走掉,就是睡掉全场。

而外媒也丝毫不吝啬对《地球最后的夜晚》的好评,戛纳电影节主席蒂耶里·福茂评价说,「《路边野餐》导演毕赣的新作继承了侯孝贤和大卫·林奇的风格。」法国四大电影杂志之一《Telerama》,更是给出了场刊的金棕榈的评定及三颗星的高度评价。这样的盛赞,也让人期待《地球最后的夜晚》在「一种关注」单元中能否有所斩获,且让我们等待吧。

《Indiewire》的评语是,「它将魔法般的技术与高超的艺术在超现实的背景下结合起来,这种身临其境的体验达到了一个新的电影层面,像是王家卫和安德烈·塔尔科夫斯基出人意料的爱情之子。就目前的评价看来,毫无疑问,《地球最后的夜晚》里这段长达一个小时的3D长镜头,不仅会成为毕赣自己的突破,也会成为华语电影的一个新台阶。

就在三年前,毕赣的长篇处女作《路边野餐》就为观众呈现了创造性的长镜头。正是凭借该片,毕赣获得了第52届金马奖最佳新导演,成为了该奖项历史上最年轻的得主。

                           《路边野餐》

不过,虽然大家都觉得长镜头是毕赣的一个标签,但是他自己却不这么觉得。他跟电影史上善于使用长镜头的大师们,像是强调人与环境之间依存感的杨索、以固定机位来记录生活本貌的侯孝贤、多用远景的安哲、低机位固定镜头的小津,都有着有明显的不同。

毕赣的长镜头的诉求,是一段完整的时间,而他的镜头之长,得益于现代电影器材轻便化,这方面的优势使得毕赣能够调动大空间内的复杂运动,让演员不断出镜和入镜头,就像在现实和梦境之间穿梭。

这样的拍摄难度其实是很大的,因为设备和演员都要同时做复杂运动,如果你操控过无人机,你大概会有一点体会。这种双向复杂运动还会带来拍摄的种种不可控性,由此对布光或者走位的设计都必须严格,各部门之间还都需要精密的配合,才能避免穿帮并达到理想效果。

最后想说的,是影片的英文片名 Long Day's Journey Into Night,直译过来就是「长日入夜行」。这个名字,在此前更被人熟知的是尤金·奥尼尔同名自传式戏剧,还被西德尼·吕美特拍成过电影。但是,毕赣的「长日入夜行」和尤金·奥尼尔的戏剧没有什么关系。

当你看到影片中的3D长镜头,你就会明白这个名字的用意,这段从一个幽深的洞穴开始的旅程,与「长日入夜行」这个词相当贴切,同时也成为了梦境的另外一种程式。日与夜,梦境与现实。这些原本相互对立的元素,在毕赣的电影里,却相互置换、相互转移,甚至在梦幻的影像里融为一体。


帮助

1.3米以下儿童免费观影(除VIP外)

温泉地暖厅

,双VIP座真皮沙发

凭当日电影票票根免费停车一小时

服务热线:021-66670661